简单读懂Tether季度储备报告

总资产为786.7亿美元,与数字代币相关的负债约为785.3亿美元

USDT发行方Tether今日公布2021年第四季度综合储备报告,显示该公司总资产为 786.7 亿美元,而与数字代币相关的负债约为 785.3 亿美元,并表示综合资产超过其综合负债,以证明USDT拥有足够的资产储备。

从 2021 年 2 月起,作为与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达成的1850 万美元法庭和解协议的一部分,Tether 必须每季度披露其储备金。这是Tether去年以来第三次公布储备报告。

与去年9月公布的储备报告以来,Tether 的储备构成发生了显著变化,商业票据与定期存单下降约21%至 241.6 亿美元,现金和银行存款下降 42% 至 41.87 亿美元,而其对货币市场基金的分配增加 200% 至 30 亿美元,美国短期国库债券也增长 77.6% 至345.2亿美元。

该报告还显示,Tether价值 139.3 亿美元的商业票据的到期期限为 0-90 天,99.4 亿美元的期限为 91-180 天,8.23 亿美元的期限为 181 至 365 天。

Tether将以上资产初步统一分类为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及其他短期存款和商业票据,共约658亿美元(占比83.7%)。此外,担保贷款(不提供给附属实体)约4.1亿美元,公司债券、基金和贵金属约36.2亿美元,其他投资(包括数字代币)约50.2亿美元。

相比之下,在Circle去年7月披露的USDC储备金报告中,220亿美元储备金里除了现金和美国国债(72.8%,还有美元存单 (13%)、商业票据 (9%)、公司债券 (5%),市政债券和美国机构债券 (0.2%)。

不过在8月,Circle 即表示考虑到社区情绪、对信任和透明度的承诺以及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宣布将完全以现金和短期美国国债持有 USDC 储备,香港举措正在实施中,并将反映在 Grant Thornton 未来的证明中。 目前,Circle 还没有进一步消息披露。

对比而言,Tether的储备资产包括约4.1亿美元的担保贷款,包括数字代币在内的50.2亿美元的其它投资,这些资产类型都是Circle没有的资产类型,也被认为是具有高风险的资产类型。Tether还表示,数字资产按成本或公平市场价中较低者估值。

商业票据也被认为是风险类资产,它通常由大公司发行,用于为工资和短期负债融资。Circle 正是因为外界对该类型资产的质疑而决定不再持有该类资产。尽管Tether本季度持有的商业票据资产下降超21%,但仍然在总体储备资产中占比30.7%。

彭博社去年10月发布的调查文章还曾指出,Tether持有的商业票据包括向中国大型公司提供的数十亿美元的短期贷款,以及以比特币为抵押,向其他加密公司提供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贷款,其中之一是Celsius Network。

对此,Tether的律师Hoegner表示其绝大多数商业票据都获得了信用评级公司的高评级,而且其担保贷款是低风险的,因为借款人必须拿出比他们的借款更有价值的比特币。

报告还显示,Tether是三起正在审理的法律案件的被告。

目前,USDT总发行量为794亿枚,相较USDC的数量优势大幅减少。具体而言,目前USDC发行量为527亿枚,BUSD发行量为183亿枚,UST发行量为122亿枚,DAI发行量为101亿枚。

作者:胡韬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链链资讯

FTT晚间必读5篇 | NFT相关的21个常见术语科普

1.金色观察|在以太坊上开发DApp需要哪些工具? 从2017年和2018年开始,以太坊上的应用不断出现,如今形式多样,但在开发上可以进行一定的归类。区块链的特性决定了与一般应用开发不同的是,区块链应用需要做链上的部署,所以在以太坊上的开发工具,主要是完成链上部署的工具。

UNI详解DEX聚合器:链上交易的未来

与Web2.0同行,为何我们需要聚合器? 在Web 2.0和Web 3.0中,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用户对提高便利性,减少搜寻成本的产品和工具的需求。 例如,亚马逊就通过为客户在线购买商品和服务创造便利的体验,优化了成本和交货时间,同时创建一个全球市场,使买家和卖家都受益,从而建立了一个帝国。

比特币交易马克思会如何看待加密货币?

一些对Crypto极度好奇的网络左派团体,提出的问题一直徘徊在Crypto Twitter上:如果马克思老人家在世,他会赞同这种区块链技术吗? 在去年,左翼文化作家Hussein Kesvani在一篇题为“左翼应该谈论Crypto"的文章中提出,Web3和以太坊生态的Crypto不论好坏,都将“不可避免地”改变世界。

DAI肖飒:魔鬼藏于细节 网售NFT边界问题

多数公司数字化过程中,重视《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出境安全评估办法(征求意见稿)》,而忽略了对《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令第37号)的细致研究。 今天查漏补缺,对于数字产品的销售中的细节问题进行分析提醒,请诸位读者对比,自查自纠。

[0:3ms0-0:61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