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NFT艺术还是参与它?

在一个手机长在身上,进门要刷健康码的时代,质疑虚拟资产就是质疑世界的客观性。面对质疑,艺术家要做的不是参与讨论它的合理性,而是参与进去构建加密艺术真正的意义。

Beeple ?《每一天:前5000天》? 2021年? ?非同质化代币

经历过2021的艺术家没有人没听过“NFT”,甚至还有不少人被邀请入驻某个平台上传作品,维基百科拒绝将NFT收录为艺术引发争议,特别是在中国,本来就政策敏感的领域更受到质疑,面对市场的跃跃欲试,我们要讨论它还是参与它?

维基百科“NFT”词条Description的第一句写到:

An NFT is a unit of data stored on a digital ledger, called a blockchain, which can be sold and traded. (NFT是存储在叫做区块链的数字账本上的数据单元,它可以被出售和交易。)

虽然后面的介绍中着重强调了其在版权领域的应用,但是维基百科编辑认为NFT只是一段代码,它不能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出现。

这个判断得到几个方面的反馈:

维基百科的编辑不理解这种新艺术,需要一个真正懂的人来编辑这个词条。

NFT艺术已经在市场上发生了大额的交易,这已经成了一个既定的事实。

要否定这个事实,代价太大了。

相比NFT,“加密艺术(crypto art)”更多被专业机构使用。在德国ZKM媒体与艺术中心2021年于外墙大屏幕的展览就以“Cryptoart”的专有名词命名。而在维基百科,Cryptoart的词条搜索将跳转至Non Fungible Token页面。

Beeple在佳士得拍卖6980万美元的天价掀起热潮,NFT这个技术名词与艺术紧密地绑定在了一起。而NFT作为数字图像收藏证书的关系不管是在艺术界还是区块链领域都受到可行性的质疑,区块链除了溯源和确认版权,与作品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一件艺术作品并不因为其在市场上进行交易而成立,数字艺术也不因为有了区块链标记而成为加密艺术。

加密藏品在佳士得拍卖。图/佳士得

一种观点认为与加密文化有关的作品都是加密艺术。早期以比特币、以太坊为元素的作品不被艺术圈接受,特别是类似CryptoPunk的像素类作品更被嗤之以鼻,而这些作品或项目的背景是以区块链社群文化构建起来的意义,也受到数字货币新贵们的青睐。也有观点将区块链视为加密艺术的基础设施,就像中世纪发明油画颜料一样,认为以由区块链的计算参与其中的作品才是链上(on chain)或者加密原生(crypto native)的作品。在今天的加密艺术市场中也可以清晰地看到,CryptoPunk母公司LarvaLabs发布的另一个项目Autoglyphs地板价超过185 ETH,远超社交媒体热门的头像项目,以Artblocks平台为代表的生成艺术作品同样受到加密人群的青睐。

“NFT是non-fungible token的缩写,中文翻译为’非同质化代币’”,这段文字在百度的搜索结果为318万条,谷歌8.66万条。根据The Block发布的2021年市场报告,NFT相关交易额为88亿美元,其中艺术和收藏品占比59%,将近52亿美元,已经形成可观的市场规模。在为这个新事物欢呼鼓掌之外,也有人站在保守的立场,嘲笑这些像儿童画的像素头像,更多人持观望态度,看不懂,但大受震撼。在数字化合物发布的《加密艺术年鉴》中,中国加密艺术创作者超过60位,在语言环境、网络限制和政策监管的多重障碍背景中,中国艺术家总体的市场数据并不乐观。

Tyler Hobbs? ?“Fidenza” 系列作品(部分)

在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不乏徐悲鸿、齐白石等20世纪名家作品,而这些作品在电子场景中完全失效,它既无法呈现笔墨材料的隽永,也与水墨的收藏展示无关,并且NFT的图像也不具备确认版权的效力——甚至都不知道上传者的真实身份是什么。经典艺术品的美学趣味对科技新富阶层来说很难共情,显然,以电子、科技、未来等关键词的美学正在生成。

David Ariew? 《Fractal Monarch》

对于创作者来说,从熟悉技术到参与其中,加密文化是非常大的障碍。播客节目“艺术有读”的主创,同时也是画廊主的Sammi最关心的问题是区块链智能合约将取代画廊的中间商角色。而在将近一年的发展时间中,画廊正在从一个代理商转型为教育和推广的角色。专注于这个领域的加密艺术画廊不得不为艺术家提供相关的铸币服务,或者在某种程度上介绍区块链技术和加密文化的发展。

另外,宣发和推广渠道在互联网情境中仍然是最核心的资源,在去中心化的浪潮中,加密艺术画廊不仅形成趣味的中心,更是责任的担当,越来越受到创作者的重视。

无论是Non Fungible Token或者CryptoArt,新的秩序正在生成。直到今天,仍然有人充满怀疑地提问:它会是未来吗?在一个手机长在身上,进门要刷健康码的时代,质疑虚拟资产就是质疑世界的客观性。面对今天维基百科的做出的判断,艺术家要做的不是参与讨论它的合理性,而是参与进去构建真正的意义。

文:郭成 · 资深媒体人,《加密艺术年鉴》主编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图:网络 ·?文章非商业用途,仅供交流分享,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链链资讯

以太坊交易所孙正义豪亏1.3亿 巨头“加密命运”由谁掌控?

2017年12月份,在上个牛市周期末尾,软银掌舵人孙正义在比特币2万美金的历史高位,买入价值数亿美元的比特币,此后于2018年清仓,亏损达1.3亿美元。 此外,已故美国华裔物理学家、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张首晟所创立的丹华资本,在熊市周期净值亏损近9成。

火币网下载官方app金色观察 | veTokens的兴起

本文来自Bankless,作者为分析师Ben Giove? 尽管2021年是加密市场的标志性年份,TVL在多个生态系统中持续呈抛物线式爆发增长,但大多数DeFi代币相对于ETH等表现不佳。 乍一看,这似乎令人费解,因为许多DeFi协议已经产生了数百万的收入,并且其产品的使用和采用率出现了巨大的增长。

欧易交易所区块链游戏趋向:P2E、GameFi、互操作性与融合

长期以来,电子游戏一直被视为新技术的应用试验田。无论是家用电脑、智能手机还是虚拟现实硬件产品,游戏的乐趣通常是让公众对新技术感兴趣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在区块链和加密资产方面也是如此。 近一两年,人们对基于区块链的游戏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MANAMeta、微软在元宇宙上栽了跟头

元宇宙在2021年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许多公司都纷纷布局相关的业务,当中以Meta公司最为激进。然而近期Meta公司股价的暴跌(将近25%),让市场对元宇宙概念持怀疑的态度。实际上,近期,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大企业在元宇宙项目上折戟的消息,本文就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微软和Meta公司在哪些地方栽了跟头。

[0:5ms0-3:32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