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在一个“数字藏品群” 他们说这是“00后第一次理财”

随着12月一天天的临近,小寒开始逐渐焦躁起来。“数字藏品到底能不能赚钱”,这句话小寒问了自己很多次,但也只有真正到了12月,数字藏品敦煌飞天皮肤进入转赠期,这个答案才能见分晓。

三个月前,小寒完全不知道NFT是何物,更不要说数字藏品了。不过,有一段时间,小寒看到朋友圈里很多朋友都在分享蚂蚁链或者腾讯幻核的相关文章。出于好奇,小寒查阅了大量的网上信息来了解NFT是什么。随后经过同事介绍,小寒最终“入坑”了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是蚂蚁集团采用区块链技术打造的数字化特定作品、艺术品和商品。每一件数字藏品都有唯一的独家编号,不能篡改和替代。购买之后,数字藏品也设有禁止转赠的期限,一般在半年时间之内禁止转赠,更不用说进行交易。

根据支付宝数据显示,从6月23日支付宝首发敦煌飞天付款码数字藏品以来,通过蚂蚁链累计发行了46套237种合计294.5万份数字藏品,截止11月11日23:59销售额达到3778.7万元。

自此之后,小寒开始关注数字藏品的一举一动,并成功抢到了几个数字藏品。不过,小寒的疑虑仍然没有打消,尤其是最近的监管措施越来越严格。

10月份开始,监管部门陆续约谈了腾讯和阿里等相关企业。半个月前,腾讯和阿里都把平台上相关产品的NFT字样进行了修改,变成了现在的“数字藏品”。腾讯和阿里也都在用户条例中明确表示,数字藏品不能交易,也禁止炒作。

经小寒了解,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蚂蚁链官方,都不支持数字藏品的转让和出售。即便交易双方签订了数字合同,没有法律效力一切都是白搭,只能依靠交易双方的诚信。于是,他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敦煌飞天付款码进入转赠期来验证数字藏品是否可以实现增值。

目前,国内拥有大量的NFT投资者,他们心态都和小寒是一样的。NFT投资者们大多都沉浸在抢到就是赚到,一段小小的数据就能改变命运的美梦中不能自拔,但内心还是惴惴不安的。

近期,预言家游报潜入了一些数字藏品交流和交易群。在这些小小的QQ群中,我们也能窥见NFT乃至数字藏品带给这些年轻人的,究竟是希望还是虚无。

年轻人占领数字藏品圈,亚运数字火炬最热门

“数字藏品圈没有中年人。”小寒向预言家笑道。

据他介绍,他所在的数字藏品QQ群,一半以上都是30岁以下的学生和年轻工作党。预言家潜入几个冠以“蚂蚁链交流”名称的QQ群后也发现,90后和00后基本占到群成员的60%以上。虽然还有近两成的80后数字藏品玩家,但毫无疑问,年轻群体才是数字藏品的购买主力。

男女差异同样非常明显。大部分的数字藏品交流群中,男女比例基本为七三开,甚至一些极端的QQ群中,男性用户占比高达80%。由此可见,女性用户对数字藏品并不感冒,即便它们早已在公众眼中变成了某种收藏品或者理财产品。

地域层面,几个千人群组中,关注数字藏品靠前的省市包括了北京、上海、广东、山东以及浙江。显然,东部沿海地区仍然是购买数字藏品的主力军。这其实不难理解,经济发展水平和受教育教育程度,决定了年轻人能否接触到NFT这一概念。显然,沿海地区具备“先天优势”。

美联储固定利率逆回购连续五日创新高:美联储在固定利率逆回购中接纳了5478亿美元,连续五日创新高。(金十)[2021/6/12 23:32:11]

与此同时,数字藏品的内容也体现了他们主打年轻人群体的初衷。即便是最能接受新鲜事物的年轻人,第一次见到海外海外疯狂炒作的像素画,都还是有点懵懵的。小寒告诉预言家,第一次见到那只无聊猴子的时候,他很诧异,这种东西也能炒到几千万美元?相比之下,数字藏品采用的IP都是年轻人熟悉的,也让他们产生了一种实感。

近期,预言家游报获得了一份数字藏品发行数据,从《青蛇劫起》、《刺客伍六七》和《镇魂街》这类知名动漫IP,到《觉醒年代》3D音频,甚至是阿里独家代理发行的游戏IP《旅行青蛙》,蚂蚁链的题材似乎一直希望能够拥抱年轻人。

数字藏品的表现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不仅有前面提到的支付宝付款码皮肤,3D藏品、卡牌、漫画以及音乐音频都是数字藏品的表现形式。

然而在这些数字藏品买手看来,最终能够帮助他们赚钱的才是好的数字藏品。于是,敦煌美术研究院推出的支付宝付款码皮肤、刘慈欣签名版科幻卡牌以及国博衍艺推出的青铜器系列都成为买手们争抢的对象。

其中,价值最高并且炒作力度最大的则是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一位数字藏品买手七刀告诉预言家,数字火炬是2022杭州亚运会火炬形象团队亲自设计并发行的,寓意上相比其他的数字藏品而言更具收藏价值。另外,数字火炬转手的方式比起其他的一些高收藏价值的数字藏品要简单许多。

以上因素交织在一起,数字火炬成为了目前炒作力度最大的一款数字藏品。按照一些数字藏品买手的说法,单个亚运会数字火炬的价格现在已经超过了百万,甚至能够换来二线城市的一套房产。

恰恰是这个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给蚂蚁链引来了第一次争议。今年9月,一位ID名“街舞怪才”用户在拍卖平台发布“亚运会火炬”相关竞价处置信息,附以数字火炬藏品详情图,希望能够借助这种形式混淆数字火炬与实体火炬,涉嫌欺诈行为。

随后,蚂蚁链官方在其公众号上再次强调,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数字藏品炒作,坚决抵制任何形式将数字藏品进行权益类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反对数字藏品金融产品化。当然,蚂蚁集团心里清楚,一旦推出类似的产品,他们就无法阻挡二级市场的出现。

NFT还是艺术品?买手们各执己见

数字藏品圈也不都是小寒这一类人。“每个群里也有那么一些真的收藏者,坚决不出手只收藏的那种。”小寒告诉预言家。

预言家也在潜伏的群里见到了这样的个别人——老陈,虽然叫老陈,但他也不过才35岁。进群仅仅一天,老陈就和群里的几个活跃分子大吵了一架,原因很简单,老陈在心态上并没有把数字藏品看成NFT虚拟币,而是真的当作艺术品进行收藏。

老陈接触到数字藏品圈是来源于国家博物馆推出的青铜器系列。老陈的爱好是收藏各类青铜器。青铜器精致的雕刻工艺,是最吸引老陈的一点。据老陈所说,以前他经常去潘家园“寻宝”,但是随着造假工艺的不断演进,上当也就变成了家常便饭,即便天天看《天天鉴宝》也不管用。

“数字藏品这种东西,最好的一点就是有国家博物馆官方背书,不用担心遇到假货,毕竟每一件的唯一性都摆在那儿了。现在3D建模技术越来越先进,青铜器上的花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虽然确实会考虑升值这回事儿,但我更在乎的还是那份稳定性,毕竟现实生活里打了太多次眼了”,老陈说。

不过,大部分的数字藏品买手显然不会把数字藏品当作真正的艺术品。他们更愿意用NFT的标准来看待数字藏品。为此,买手们总结出了一整套针对数字藏品的评价体系。IP价值、藏品寓意、稀缺程度、买家数量以及转手的难易程度都是买手们评价一个数字藏品是否值得交易的重要条件。

比如科幻卡牌系列,集结了国内目前主流科幻小说家的数字签名。然而这一系列中,只有刘慈欣的科幻卡牌价值最高。一方面可以归因于刘慈欣的行业地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发行数量至少。其他科幻作家的数字卡牌发行了一万张,而刘慈欣的卡牌仅仅推出了2000张,五分之一的发行量自然成为这张卡牌的一大炒作点。

邦德是日常怼老陈怼的最厉害的成员,也是群里扯中外对比扯的最多的。大部分数字藏品买手只是隐约知道一些NFT的概念,还知道数字藏品能让他们赚钱,这对一些习惯了单线程行事的人来说似乎已经足够。

邦德不是这样的人,他和那些只顾问价格的买手不同,愿意去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邦德认为:“国外那些像素作品在中国是没市场的,之前国内大多是跟风,外加链的容量还没跟上。所以数字藏品这个品类是最好的,比那些像素画文化价值高出太多。但切忌玩成艺术品交易,真那么玩会被圈子里的人玩地渣都不剩。”

交流群中也不全是对数字藏品深信不疑的人。很多新买手在接触数字藏品的初期基本都抱有一定的怀疑态度,小寒就是预言家接触过程中,对于数字藏品的态度比较游移的那一类人。

比如,蚂蚁链近期上线了一款虎猫俑藏品,几秒钟就被蜂拥而来的买手们抢购一空。小寒就在群里吐槽:“虎猫俑的建模有各种瑕疵,而这样的藏品真的能翻上几千倍么?”也有不少新手附和小寒。只是在大多数时候,这种质疑都会化作一声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作罢。

二级市场尚未形成,信任感已烟消云散

不同心态构成了现在复杂的数字藏品买手群体。各个买手之间不仅要互相比拼手速,同时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越来越严苛的外部环境。

交易本身就是一个难题。群里混迹的买手们,每个人都说自己能出价,并且可以立马签合同。不过,摆在他们面前最现实的问题就是无法跨越蚂蚁链设置的禁止转赠期限。

敦煌系列是蚂蚁链推出的第一款数字藏品,于2021年6月23日推出。即便是推出如此之早的一款数字藏品,仍然要等到下个月才能开始进行转赠,就更不用说关注度最高的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目前无法进行转赠,真正的二级市场也就无从谈起了。

那么进入12月,数字藏品市场就能开始活络起来么?买手们心里都没底。更何况,买手之间也毫无信任可言。一位数字藏品买手阳光告诉预言家,他们口中天天念叨的合同,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如果能像海外的NFT交易一样拥有智能合约交易,那么一切的不信任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但是,无论是外部政策,还是蚂蚁链本身,都不希望数字藏品流通和交易,那么拥有效力的智能合同自然不会出现,买家和卖家只能用毫无效力的电子合同来获取一种心理安慰。

有人可能会问,电子合同上填写有个人信息,一旦交易出现纠纷不是还可以进行起诉?阳光无奈地表示:“合同生效是建立在法律的基础上。虽然合同里会规定什么三倍赔偿的条款,但是没有法律效力,一切都是废纸。就像农村卖房,你是花钱买了,但是之后人家上门要回来你也没辙,因为宅基地是不让买卖的。”

就在本文撰写期间,蚂蚁链发布了升级通知。蚂蚁链方面称,他们已经对过去的粉丝粒项目进行了全量兑换,原本的粉丝粒产品也全面改版成数字藏品,粉丝粒入口也将在11月中旬正式下线。通知中蚂蚁链还着重提及,粉丝粒和数字藏品是两种完全不同的。

从蚂蚁集团的这种策略不难看出,他们还是希望能够通过改名,来进一步突出数字藏品的文创价值,同时也可以规避外部风险,和过去进行切割。

和小寒聊天的过程当中,预言家问出了那个所有小白都会问的问题:数字藏品究竟能不能赚钱?虽然聊了很多现实情况,小寒最终也没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甚至还打起了哈哈。

现在有着无法交易的现实情况,那么12月敦煌皮肤转赠期解禁之后呢?数字火炬转赠期解禁之后呢?似乎,只能让时间给予我们问题的答案。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链链资讯

SHIB元宇宙中的数据保护问题

“元宇宙”这一概念,最初来自于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出版的小说《雪崩》,书中将其描述为:“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在2021年这一概念突然蹿红,同时也带动了与其相关的股票、虚拟货币等价格一路飙升,因此也有人将2021年称为“元宇宙元年”。

ICP麦迪NFT:让人生高光时刻在元宇宙永生

当看到麦迪在其全平台近 1700万 粉丝宣称,“与Arche一起,可以让这些经典高光时刻在元宇宙中得到永生,让那无畏的精神永远不会消亡! ” 当看到麦迪在连线采访视频里,粉丝评论“麦迪胡子也白了” “当年逃课看NBA比赛,现在娃都3岁了[大哭]” 我鼻子一酸,一是感慨人生的须臾,当年课桌上打洞用老人机看NBA文字直播里的偶像。

FTX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近期 NFT(非同质化通证)在区块链生态中大爆发;Facebook 决定转向,将公司更名为「Meta」,而这一切都让元宇宙这个概念进入了主流公众的视野。 虽然这个概念看似很前沿,但其实早在几十年前流行文化中就已经有了元宇宙这个概念。这个词最早是由 Neal Stephenson 在他 1992 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中发明的。

欧易交易所你有一个来自“元宇宙”的好友申请

今天 你的社交KPI达成了吗? 听说有位“梦想家”从“元宇宙”而来 她将带你领略千年中华文化 在天坛祈年殿,感受人间春秋 在甘肃玉门关,尽览大好河山 在《韩熙载夜宴图》,领略笔墨丹青 在敦煌莫高窟,体味千年瑰宝 国社新媒体再添新成员 她就是“新青年”首位虚拟网红 热爱REAI 新人报到。

[0:3ms0-0:63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