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证观察:炒币风险巨大 从严监管大势所趋

近段时间,比特币再次走出疯涨之后又暴跌的“过山车”行情。在价格频繁暴涨暴跌,反映投机炒作异常狂热之余,围绕虚拟货币展开的违法犯罪活动亦不断被曝光,促使各方进一步审视对虚拟货币的监管问题。事实上,加强对虚拟货币交易监管正在形成更广泛的共识。最近,比特币交易再次遭到一些大型商业银行的“封堵”,可能蕴含从严监管新信号。

价格暴涨暴跌几乎与虚拟货币交易如影随形。这一特征在过去两个多月展现得淋漓尽致。3月伊始,比特币历史性地突破6万美元大关,4月中旬又从最高接近6.5万美元的高位掉头急跌,在一周多时间里跌去近三成市价。近几日比特币再度开启跳水模式。5月15日,比特币价格跌破4.6万美元,几乎回到3月上涨前的位置。

Shiba Inu鲸鱼拥有26%的供应量,SHIB净流量增长176%:12月25日消息,Shiba Inu的修正逆转趋势刚刚显示出减速的初步迹象,而鲸鱼级地址的供应已达到20亿美元,占总供应量的四分之一以上(26%)。SHIB的净流量也有所下降,但仍保持176%的显著增长。(U.Today)[2021/12/26 8:04:09]

价格大起大落反映出虚拟货币投机炒作盛行,蕴藏巨大风险。比特币并非货币,从性质上看,它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自由。不过,比特币与金融商品有本质区别,其没有实际价值支撑,不具有主权信用和商业信用,交易定价很大程度上源于投机炒作。普通投资者参与可能面临巨大交易风险。有人曾统计,从2016年到2020年末,比特币累计下跌20%及以上的情况,总共出现了10次;下跌30%的情况出现了7次;跌幅超过48%的情况共有4次。

不止是交易风险,近年来,围绕虚拟货币展开的违法犯罪活动也呈现上升势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4)》曾提示比特币交易可能带来的三大风险:一是比特币的网络交易平台、过程和规则等都缺乏监管和法律保障,容易产生价格操控和虚假交易等行为,其账户资金安全和清算结算环节也存在风险;二是比特币价格缺少合理的支撑,容易沦为投机炒作工具,甚至“泡沫破裂”;三是其资金流向难以监测,为、支交易和等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便利。有媒体报道,日前遭遇黑客勒索的美国最大成品油管道运营商,就被迫以虚拟货币支付了赎金,此举亦促使有关方面进一步审视对虚拟货币的监管问题。

近期,国内某股份制银行禁止账户用于比特币交易引发舆论热议。该行在声明中称,此举是“为保护社会公众的财产权益,维护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防范风险”。这并非金融机构首次“封堵”比特币交易。在人民银行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后不久,2014年国内十余家商业银行纷纷宣布禁止比特币交易。

比特币相关交易正面临全球日趋严格的审查监管。目前已有多国监管部门或明令禁止交易、或出台政策严加限制。近年来,国内有关部门始终保持对虚拟货币交易的监管高压,并有持续加码的态势。

在部分观察人士看来,时隔多年,近期金融机构再次对比特币交易出手,可能释放了从严监管的新信号。对此,虚拟货币交易参与者特别是投资者应给予重视。目前,境内已没有比特币交易场所,“翻墙”到境外交易比特币没有消费者保护措施,一旦遭遇风险,后果只能自负。总之,炒币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链链资讯

Luna哪些机构通过灰度购买了以太坊?

进入 2021 年,以太坊在 4 个月的时间里,价格上涨了 385%,对比特币的汇率也上涨至 0.61。为此,市场上有多种声音解读以太坊的上涨。 对传统投资机构而言,灰度依旧是一个购买以太坊的重要入口之一。截止发稿,灰度以太坊信托持有 316.57 万枚 ETH,价值 110 亿美元。

以太坊交易HECO正式启动全球节点竞选 开启去中心化治理新时代

为了更进一步提高去中心化程度,更好地保障网络安全和稳定运行,5月7日,HECO宣布正式启动全球节点竞选,开启HECO去中心化治理新时代。 2020年12月21日,HECO主网正式上线并同步开启“火种”阶段(HECO分为火种、星火、烈焰、燎原四个阶段),按照规划,节点竞选也预备在该阶段正式启动。

NEAR都说“以太坊市值将超比特币” 但还有三个不确定因素

以太坊市值超越比特币的话题又重燃。但目前还存在技术前景不确定性、机构不看好以及竞争对手较多的三个问题。 根据coinmarketcap,目前比特币的总市值为10910亿美金,而以太坊的总市值则为4475亿美金,接近比特币总市值的一半。近一年以太坊上涨17倍,相比之下比特币上涨4.7倍。

[0:3ms0-0:600ms